资讯中心
比利时如何传承手工艺传统
2018-02-27 08:24   来源:光明网-《光明日报》    打印文章

  19岁的法国姑娘玛丽娜·德勒福尔蒂在学习制作珠宝制作工艺。

  “破坏狂”亚历山大立志成为钟表大师。

  20岁的洛伊克·马迪亚斯从小就对木头“有感觉”。

  图为纳穆尔技术与手工艺学校。

  推动中国速度向中国质量转变,中国产品向中国品牌转变,不仅需要鼓励科技创新,还需要培育和传承工匠精神。

  在欧洲,瑞士、德国、奥地利、比利时等国的各级职业和技术教育处于世界领先地位,培养出大批科技骨干、行业带头人和熟练技术工人,为这些国家产品在国际上享有盛誉发挥了积极的作用。值得一提的是,即便这些国家,也曾出现过“重脑轻体”、轻视“职业教育”、缺少行业精英等情况。请读者跟随本报记者,到比利时瓦隆区纳穆尔市的一所职业学校,去听听那里师生对职业教育的看法。

  1、工匠精神的传承

  比利时是高度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拥有高度发达和完备的工业基础设施,钢铁、冶金、铁路和手工制造业曾领先世界。被列入教科文组织世界文化遗产名录的布鲁塞尔大广场就是由当时比利时的各行业协会出资兴建的。比利时早在14世纪就已是欧洲大陆著名的毛纺织中心。因煤炭存量丰富和采矿业发达,比利时早在1817年就兴建了第一座炼钢厂,1913年,年产钢240万吨,居世界第7位。机械制造业也是比利时的传统工业,20世纪90年代,机械制造业占加工工业的30%,占出口总值的四分之一。

  实际上,除了重工业之外,比利时的手工业也相当发达,其编织蕾丝、吹制玻璃、铸铁、制作家具、园艺等技术和工艺都非常先进。近年来,“比利时造”的珠宝首饰、时装、名牌箱包、各色啤酒、手工巧克力等越来越受到中国消费者的青睐。比利时每年还举办工匠日活动,各地传统手工业企业向公众免费开放。

  在布鲁塞尔小萨布隆区的街心花园有一组“百工雕塑群”——几十种传统手工行业者被铸造成铜像供人敬仰。正是能工巧匠制造出的优质产品,让世界对这个国家刮目相看。

  但随着现代化的发展,比利时职业教育和学徒工制度也出现过问题,如职业教育的教师和“师父”青黄不接,手工作坊式的职业教育没有跟上时代的步伐,注重学历、轻视学识的风气有蔓延的趋势,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不愿意接受“师父带徒弟”的传统授业方式,一些传统手工业面临断层、断代的危险,引起比利时各方面的关注。国王菲利普甚至曾亲自率领庞大的代表团到德国“取经学艺”,充分体现了比利时人对“工匠精神”的高度重视。

  2、职业培训进社区

  作为连接欧洲的“十字路口”,比利时拥有公路、铁路、航运和海港等诸多便利,是外资进入欧洲大陆市场的主要门户之一,许多跨国企业在比利时设立欧洲总部和欧洲分中心。世界500强中有许多企业在比投资,包括微软、谷歌等。汽车制造、食品、化工等是外商在比投资的重点领域。欧盟、北约等120个国际组织和约1400家非政府组织的总部设立在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

  和比利时友人聊起“比利时造”的成功经验,他们都认为,21世纪是人才的时代。人才培养,尤其是为企业培养大量掌握高科技知识的精英骨干和熟练掌握操作技能的工人是“比利时造”成功走向世界的关键。

  比利时拥有完善的职业教育体系,全国共有12所大学、45所高等职业技术学院、17所高等艺术学院,还有一些由行业协会和宗教团体资助的独立职业学校。比利时职业教育主要包括中等教育学校、高等专科学校以及成人教育中心等。记者注意到,比利时许多社区设有社区职业学校,为没有一技之长的成年人,初来乍到的外籍人士或需要提升技能的成年人乃至学生提供外语、机修等各种培训。

  为深入了解比利时职业教育情况,记者日前到距布鲁塞尔几十公里的瓦隆区纳穆尔市,采访了成立于1941年的技术与手工艺学校的一些师生。比利时学生小学毕业后,可以选择普通中学,也可选择职业教育。比利时弗朗德地区(荷语区)中学生选择职业技术教育的约占60%,瓦隆区(法语区)中学生选择职业学校的占50%左右,而且女生所占比例也是50%左右。这样不仅为中、高等职业教育提供了大量生源,也提高了比利时劳动者的整体技能和素质。比利时的职业学校除教授普通中学课程外,还有针对性地教授专业技能。高年级学生有更多时间在校内或校外上社会实践课,毕业生可直接升入高等专科学院,也可以在学校继续学习至毕业后直接就业。

  3、上大学不是唯一出路

  纳穆尔的技术与手工艺学校建于1941年,是一所独立的职业学校。当时,比利时被纳粹德国占领,许多比利时士兵成为德国的囚徒,一些工人也被迫到德国工作。比利时不仅严重缺乏劳动力,而且年轻人找不到可以拜师学艺的师父,给社会稳定和日常生活造成极大的负面影响。是年,在以企业家、商人和自由职业者组成的“比利时中产阶级联盟”和比利时基督教组织的支持下,成立了旨在为工业部门和手工行业培养熟练技工为主的技术与手工艺学校。

  校教务处副主任贝努瓦·蓬瑟雷先生介绍说,比利时教育体系的完善性,主要体现在普通义务制教育与职业教育均衡发展上。职业教育给予学生接受各类不同教育的机会,让他们在设计人生未来时不是只有上大学这唯一的一条路,而是拥有更多的选择。蓬瑟雷坦诚道,比利时社会也存在“看重学历”和“重脑轻体”的风气,选择上职业学校的学生有几种类型,一种是自幼就动手能力强的孩子,他们立志从事钟表、珠宝设计,当木工、服装设计师、厨师等;另一种是在普通中学缺乏学习动力、对基础课程的学习能力不强或不感兴趣,因此退而求其次,上职业学校往往成为他们的第二选择。比利时的家长和社会普遍比较尊重学生的自主选择权利,社会和家庭对孩子的压力较小,不会强迫孩子一定要上大学拿高文凭。

  蓬瑟雷认为,技术学校的好处,一是学生的学习目的性强,教师水平高,教学相长。全校200多名教师,绝大部分是本行业的“大师”“专家”,其中有些教师就是本校毕业的学长。他们本身有自己的工作,每周拿出一定的时间到学校授课,将自己的理论知识和鲜活的工作经验传授给学生。学生从来自“第一线老师”身上学到的不仅仅是知识,更重要的是社会经验;二是职业技术学校专业设置多,门类齐全,比普通中学涉及面广,学生有更多的社会实践课程和实习时间,课余生活也丰富多彩,可以说,这里的孩子比普通中学的同龄人见多识广。每年学校组织运动会和体育比赛,搞文化沙龙和演出,美术、绘画和摄影等专业的学生可以尽情地发挥想象力;三是该校的毕业生不仅有国家承认的中学毕业文凭,还有所学专业的技能文凭。拥有一技之长的技校或职业学校毕业生,已经具备了为社会服务的价值和能力,在适应社会需要上绝不比名牌大学的学生逊色。

  4、艺多不压身

  纳穆尔技术与手工艺学校坐落在纳穆尔市郊外的山冈上,从这里眺望,整个市区尽收眼底,默兹河静静地从市区穿过,给城市增添了几分妩媚。百余年的建筑与新校舍交相辉映,校园内古树参天,绿草茵茵。学校成立近80年来,校区面积几经扩展后达到5公顷,在校学生从最初的50人增长到现在的1800多人。学生主要来自瓦隆区,也有来自周边的德国、法国、卢森堡等国的学生。此外,学校的专业设置也与时俱进,在保持传统钟表、珠宝和古旧家具维修、制衣剪裁、制鞋等传统手工专业的基础上,增加了电子和数字专业课程,学生可以用电脑3D技术当着顾客的面绘制图案并很快打印出模型。

  在珠宝设计、修复和制作教室,记者看到十几名学生在两位老师的指导下精心设计和制作珠宝。有的与老师交流设计方案,有的在画设计草图,还有的在锉金属材料。雷奥纳德今年18岁,是珠宝工艺专业毕业班的学生。他说,原先上的是一所普通中学,但他的数理化成绩不好,也着实不喜欢这些课程,但很喜欢手工劳作,尤其是喜欢在金属材料上工作的感觉。于是,从高中阶段开始,他来到技术与手工艺学校,选择了珠宝工艺专业。雷奥纳德说,职业学校和普通中学的数学、科学、生物、法语和宗教等主要课程的设置虽然相同,但职业学校对课程的要求相对宽松,学生只要掌握基本知识即可。与此同时,学生根据自己的喜好选择一门“工艺或手艺”课,而这门技艺将成为学生将来在社会上安身立命的基础。现在,雷奥纳德每周上15个小时的珠宝设计和制作课、2小时绘画课、每周还有1小时的珍宝奇石鉴赏课。此外,还有技术课和珠宝史课。

  雷奥纳德承认,有的同龄人上了名牌大学,自己感到一定的压力。但他认为,社会如同企业一样,既要有老板,也得有工程师、技术员,尤其是工人。既然自己不喜欢读书,那么学一门手艺同样可以在社会上找到好工作,同样可以养家糊口。靠能力吃饭并不丢人。况且,家人和亲属对自己的处境十分理解,从不逼迫自己做不喜欢的事。别看雷奥纳德年纪不大,但对未来还是很有想法的。他说,明年就可以拿到“珠宝专业毕业文凭”了,但并不甘心只掌握一门手艺,他决定明年毕业后再返校,在“钟表专业”深造3年!他认为,现代社会,钟表早已不是一种简单的计时器。一些高档钟表镶嵌上珠宝,成为一种奢华的时尚装饰品。他希望将来能在这个行业中当个弄潮儿。

  5、未来的珠宝匠和钟表师

  珠宝工艺专业19岁的玛丽娜·德勒福尔蒂是位来自法国里尔的姑娘。她说自己已经在法国获得了中学毕业文凭,来这里求学主要是选修珠宝工艺专业,所有的课程设置都围绕着珠宝展开,如珠宝史、珠宝鉴定、珠宝设计、珠宝制作、电脑设计制作珠宝等。问她为什么选择比利时,她告诉记者,在法国上职业学校程序非常复杂,需要经过各种各样的考试,学费高,还受名额限制,而上这所学校通过一个简单的考试即可,而且不收学费。与雷奥纳德一样,玛丽娜选择从事“蓝领工作”也是得到了家庭的支持和帮助,比如在纳穆尔的房子就是家长资助的,而懂事的玛丽娜也找了份周末兼职勤工俭学,减少家庭的支出。玛丽娜说,在珠宝行业,人们看重的是工作能力,不需要高文凭。她对自己的未来是这样设计的:毕业后先为一位珠宝商工作,积累工作经验。在条件成熟后自己开珠宝店,设计自己独一无二的珠宝品牌,将珠宝业的专业知识和技能传承下去。

  钟表专业是纳穆尔技术与手工艺学校的特长专业,是培养比利时“钟表师”的摇篮。记者在钟表工艺专业教室见到了20岁的亚历山大。亚历山大的爷爷是钟表匠,父亲是古旧家具修理工,家里有从事手工业的“传统”。亚历山大外表看上去老成持重,但那只是欺骗人的假象——他从小就是个“破坏狂”。据他讲,小时候家里没有一件完整的“机器”,钟表、收音机、照相机,凡是带响的都被他拆解。父母没办法,小学毕业后,决定把他送到技术与手工艺学校,让他学会如何把小时候拆卸的东西都重新装好!而这也恰好极大地满足了亚历山大的好奇心。一入校,小亚历山大就跑到“钟表工艺教室”,墙上挂的滴滴答答的各类钟表和工作台上琳琅满目的精巧工具让他眼睛发亮。他东摸西碰,仿佛进入了钟表童话王国。当然,很快就被高年级学生赶出教室。学校规定,学习钟表专业要打好理论基础,钟表制作和修复专业只能从初三开始。因此,亚历山大不得不“耐心地”学完了全部的基础专业技能课程。亚历山大在回忆这段经历时说,不能把职业技术学校视为“简单和平淡”,任何一门技能都要有长期积累的过程,欲速则不达。

  6、贵在学以致用

  亚历山大告诉记者,在他身边的确有的家庭“替”孩子做主,要求孩子上什么样的学校,选择什么样的职业等,“这样做是很悲哀的”。他在选择学业时没有受到来自社会和家庭的压力。他说,选择学业和未来的职业是自己的事情,不要管别人怎么说,怎么看。亚里山大的理想是首先到世界著名的“钟表王国”瑞士的钟表企业工作,学习设计和制作技能。他认为,虽然功能一样,但各个品牌的设计理念和工作方法不尽相同,只有博采众长,融合自己所学,才能为顾客提供更好的服务,设计出自己的品牌。比如,有一次修理一座老款钟表,需要自己“制造”出零件,他就整天琢磨、试验,还真的“制造”出了零件。问他怎样才能实现自己的梦想?亚历山大的回答是:现代社会青年人缺乏的是上进心和奋斗精神,成功需要不懈努力。他引用一位老师的话说,白天工作,晚上学习,还要有创新精神。

  在古旧家具及木工工艺实践课教室,几名学生正在老师的带领下学习锯木和凿木榫。教室内电锯发出尖利的响声,灰尘很大,大家都戴上口罩和耳塞。20岁的洛伊克·马迪亚斯的爷爷和父亲都从事“与木头相关”的工作。因此,耳濡目染,洛伊克从小就对木头“有感觉”。洛伊克话不多,问一句说一句。他说自己不喜欢“白领”生活,认为那种生活限制了个人自由和想象力的发挥,没有创造力。另外,家庭的影响也非常直接,看到一件件古旧家具在家人的修理下焕发青春,看到顾客收到定制家具时的欢乐表情,他十分满足。他说,人各有志,只要能发挥出自己的才能,将来能够用自己的产品让顾客满意就够了。他想毕业后先找一位木匠作坊实习一段时间,学以致用,以后成立一家独立的工匠作坊,修复古旧家具,同时也定制各类现代实用家具。

  在学校建校75周年的特刊上,记者看到这样一段文字,就让它作为本文的结束语吧:“对于技术与手工艺学校来说,传统既不是因循守旧,也不是故步自封。传统意味着原则、规则、价值观、集体记忆、艺术和职业技能的传承与发扬,传统是一项重要的文化遗产,与手工工艺密不可分。我校的一项使命就是将优秀的手工艺传统一代一代地传下去。”

  (本报布鲁塞尔2月25日电 本报驻布鲁塞尔记者 刘军)

  图片均为刘军摄/光明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