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中心
帝都濮阳千年“六张”
2015-08-07 11:01   来源:濮阳日报   打印文章

  张挥(贤)
 
  先祖制弓  黄帝后裔颛顼与炎帝后裔共工争夺王位,两军对峙,形势一触即发。挥公奉颛顼命迎敌,夜眺敌营,思得远击神器以破敌。但闻冷风嗖嗖,唯见寒星闪闪。仰望苍天,见有孤矢星一组九颗,排列奇异,格外显眼。其中八颗成圆弧形,剩下一颗孤处弧背之外,整体巧合后世的弓与箭头之形。俯察大地,又见草木的枝干在阵风中摆弯如弓、绷直似箭,反复不已。挥公受天地万物启发而顿悟,将竹木弯成八星之弧状,两端以兽皮做成的弦连接绷紧,中置一物类孤星状,奋力牵引弓弦,使弓弧弯曲,然后猛然松开,中间类孤星之物骤然抛出。如此,人间第一把远击神器——弓箭诞生了。
  狩猎鸟兽  弓箭作为新的生产工具,使人们可以猎取更多的鸟兽,又能减少猛兽对自身的伤害。张挥教族众学会制造和使用箭,并用于打猎,人类生活水平空前提高,张挥的名声越来越大。
  颛顼赐姓  弓箭的发明与使用,使颛顼部落实力大增,声威远播。颛顼帝因封挥公为弓正,又称弓长,执掌弓矢及兵器制造。后帝又取弓长之意,赐挥公张姓,史称张挥。挥者,有以手指军,手到兵到箭到,攻无不克,战无不胜,挥洒自如之意。
  (张挥墓址在濮阳县境)
 
  张仪(智)
 
  张仪(?—前309年),卫国贵族后裔,战国时期著名的政治家、外交家和谋略家。张仪作为中国纵横家鼻祖,曾与苏秦一同师从于鬼谷子,学习权谋纵横之术。其间,张仪饱读诗书,满腹韬略,连苏秦都自叹才能在张仪之下。张仪曾两次为秦相,前后共11年,亦曾两次为魏国国相,第一次4年,第二次仅一年即卒于任上,死后葬于开封东郊宴台河村。
  折竹刻字  典出《拾遗记》。张仪是战国时纵横家的代表人物之一,他年轻时替人家抄书,遇到没有见过的好句子就写在手掌上或腿上,晚上回到家中再折竹刻写。久而久之,集成册子。后人遂以“折竹”或“张仪折竹”,形容那些学习勤奋刻苦的人。
  张仪说韩 韩国虽小,但居于秦、楚两大强国之间,战略地位非常重要。张仪奉秦王命使楚,顺道过韩,因施纵横之术,阳诱阴逼,对韩王曰:“秦之敌,楚也。能助秦灭楚者,韩也。故秦王愿结好韩王。若得楚地,必分享之。”韩王从之,遂与楚绝交而亲秦。
  轻身惜舌  初,张仪为一寒士,至楚,欲结贵族以展其才。楚国令尹昭阳举行家宴,卿相如云,高朋满座,仪厕身其中。席间,昭阳突然发现不见了随身佩戴的玉璧。众皆哗然,目光渐渐集中到寒微书生模样的张仪身上。昭阳命人将张仪捆绑起来,直把其打得皮开肉绽,遍体鳞伤。张仪宁死不招认。最后,张仪连滚带爬地回到家。妻见之大哭,一边给他擦洗伤处,一边埋怨他不该到富贵人家凑热闹,自取其辱。张仪强忍着剧痛,张口问妻:“舌存之乎?”妻曰:“身将残矣,为何独惜一舌?”仪欣然回答:“唯舌在,足矣!”
  谋作将兵  张仪首先采用亲和的办法,将秦国的王女许配给燕国的太子,将燕国争取了过来。而后张仪出使楚国,用三寸不烂之舌使楚国与齐国断绝盟约,使楚国放弃了土地而又和自己加盟,同时又拉拢了韩国。秦惠王为了表彰张仪的功绩,封给他5个县的土地,并赐号“武信君”,让他再去游说其他国家。其后,张仪又东说齐王,西说赵王,北说燕王。这样,张仪凭着他的口舌之才,游说东方诸国以后,使他们都互相猜疑,彼此勾心斗角,而又都与秦国友好,使秦国实现了操纵六国的目的。至此,张仪的连横策略取得了卓越的成效。
  (张仪村在市城乡一体化示范区内)
 
 
  张清丰(孝)
 
  张清丰(生卒不详),隋顿丘(今濮阳清丰县)人,善事父母孝行称于世。开皇(隋文帝年号)中以孝廉征聘不就,人皆爱慕之。至唐大历(772年)中,魏博节度使田承嗣,因县界有张清丰门阙,表请以其名名县。
  因人名县  张清丰,以孝行闻于世。张清丰去世后,百姓于县界置孝子张清丰门阙,称其县治所在地为清丰店,声名日隆。时河北、河南、山东最高地方长官魏博节度使田承嗣上奏朝廷,赞其孝行益于“乡邦教化”,且“易于效法”,顺应民意将县名改为“清丰”。唐大历七年,唐代宗钦定,新置一县“以孝子张清丰名”。
  儒生忠孝  (头炉烧饼孝母)张清丰道旁开店,头炉烧饼从不外售,家喻户晓,路人皆知。其父不幸伤了腿,因受到众人的赈济得以治疗。张清丰与妻子商定,在烧饼店门前挂一块“施舍牌”,上写:“老、弱、病、残者前来购饼,一律半价。”
  至孝感天  正月初七日,乃大伾山天齐庙会首日,张清丰每年必至为母祈福。某年又逢初七,其母适染微恙,张清丰不敢离左右。有邻人邀之同往天齐庙,张清丰答之:“尔等径去,吾度庙门开时,于家中焚香遥祈之。”当日,有新任知府昭告,天齐庙庙会之头炉香,知府亲降。辰时,庙门大开,众僧恭迎知府。众人追随入大殿,惊见香炉中已有香在焉,青烟袅袅升腾。知府方欲怒斥,见空中飘下一黄色丝带,上书“孝子张清丰为母祈福降香人不得阻”。众人始知张清丰孝感上天。
 
 
  张公艺(忍)
 
  张公艺(公元578年—676年),郓州寿张(今台前县孙口乡桥北张村)人,生于公元578年(北齐承光二年),卒于公元676年(唐仪凤元年),历北齐、北周、隋、唐四代,寿99岁。
  公艺分梨  张公艺家九世同居,人口繁众却又极其和睦。唐高宗闻而奇之,乔扮道人私访张家,至则请见当家人。时有一个年仅十二三岁的男童相迎,自称是当家人张公艺。高宗愈感奇怪,问其故。公艺答曰:“幼子当家,此乃张家祖训。年轻人无婚无私,心地至公。”高宗欲当面试其能,馈以二梨,看其如之何。公艺即命人以石臼捣碎,置于水缸,全家人皆得饮。高宗释然。
  献书百忍  百忍堂,张姓堂号。据史书记载,唐高宗微服私访得知,张公艺治家至公,虽九世同堂,竟亲如一人。唐高宗甚是好奇,便询问公艺治家良方。公艺以一纸写下100个“忍”字献之。唐高宗大悦,赐匾“百忍堂”。自此,张姓后人多以百忍为堂号,流传后世。
  义和广堂  张公艺自幼少年老成,崇德尊老。主持家务后倡导礼让齐家,制定了一套家规典则,建立了“义和广堂”,对违反家规典则的子孙在“义和广堂”内予以鞭笞。在家庭内部,经济收入归公,住房统一划分,衣服统一制作,吃饭统一供给。张公艺主持家务60余年,使这个家庭发展到老少9代,“土地千顷,眷属九百,住房四百区”的特大规模,“父慈子孝兄友弟恭,夫正妇顺,姑婉媳听”。张氏家庭进入鼎盛时期。唐贞观九年(公元635年),唐太宗李世民亲书“义和广堂”匾额,特派钦差去馈赐。
  古贤建桥  张公艺以百忍名世,以至公治家,且乐善好施,廉济天下。其村南有一条河,两岸来往人货甚众,世代靠渡船,极不方便。公艺思虑良久,谋划多日,决定带头募集善款建一座桥。桥将成,仍有一大户人家赖账不交善款,放言毁诺,招致众怒,欲讼之。张公艺劝众人曰:“和气难得,计较无多,吾代其偿之。”这事传到皇帝那里,钦赐“古贤桥”。张公艺祖居的村庄,自此易名“桥北张”,沿用至今。
 
 
  张遂(慧)
 
  张遂(僧一行,公元683—727年),汉族,唐朝魏州昌乐(今河南南乐)人,唐代杰出天文学家。唐玄宗时,张遂主持修订历法,根据测定事实,得出恒星是运动的结论。张遂编写了《开元大衍历》《七政长历》《易论》等书,在世界上首次推算出子午线纬度一度之长。
  测天覆矩  俗言“天不可测”,而张遂竟成为世界上第一个成功测天的人。他发明制造了测量天文的仪器,称之为覆矩。自唐开元十二年,张遂主持了全国规模的天文大地测量工作,在世界上首次推算出子午线的长度。著名的科学技术史专家李约瑟对此曾予以高度评价,称这是“科学史上划时代的创举”。
  制黄道游仪 唐开元十一年,张遂在前人基础上,主持参与黄道游仪的发明和改进,用铜等金属代替木料铸成新型黄道游仪。该仪器极其神奇,可以测定每天太阳在空中的位置,还可以测量月亮与其他星宿的位置。
  历行八百  张遂上观天文,下测地理,经过多年的天文观测及准备工作后,于开元十三年起着手编制新历法,两年后新历成,名《大衍历》。开元十七年,《大衍历》颁布施行,沿800年之久。令人痛惜的是,张遂日夜不息,熬尽生命,于新历颁行前辞世,年仅45岁。
  初弈制胜  一行是唐朝著名天文学家、数学家,长记忆,精历算。《酉阳杂俎》载,一行在宰相张说的府邸观看大唐第一围棋高手王积薪下棋。在此之前,一行本不通围棋,但看了一局后,便与王积薪对弈,竟不相上下。张说诧异。一行笑着对张说曰:“此但争先耳。若念贫道四句乘除语,则人人为国手。”即我之所以能够跟王老师成为对手,只是因为我在下棋时讲求争先罢了。假如下棋的人都念我的四句口诀,那么人人都可以成为围棋国手了!后来,明朝的王世贞在《弈问》中对一行敌过王积薪之事表示肯定,认为精通数学历算的一行下出好棋不是没有可能。但是,一行的四句口诀究竟是什么,《酉阳杂俎》中没有记录下来。
 
 
  张昭(诚)
 
  张昭(公元893—972年),字潜夫,濮州范县(今河南濮阳东北旧城)人。本名张招远,因避后汉高祖刘知远讳,只称昭,又名张昭。开宝五年,张昭去世,享年79岁。
  携卷投师  后唐庄宗到魏地,河朔将士多趋之。张昭亦负籍数十卷至魏,拜谒兴唐尹张宪。二人谈论经史政事,相见恨晚。宪遂命其为府中推官。同光初,宪上奏朝廷,授其命官品级,加封监察御史里行。
  佑主成节  唐庄宗遭遇内乱,张宪部将符彦超俘之,随邺中兵士拥戴明宗。张昭急见宪说,您该不会上表劝明宗即帝位,以求自保吧?宪说,我本一介书生,得远明主,起于寒微。如果厚颜以图苟存,死后有何脸面在地下见主上啊?张昭誉之曰,这是古人之心啊!如此,您将流芳后世,永垂而不朽!宪果为庄宗而死。时人多以此称张昭佑主成节,结重天下。
  官高述巨  张昭学通九经,才识过人。其历仕后唐、后汉、后晋、后周、北宋,先后为左补阙、翰林学士、户部尚书、吏部尚书,封郑国公。张昭撰述有《十代兴亡论》《同光实录》《庄宗实录》,续成《唐史》,主持了多部典章制度的编纂,尤以《旧唐书》贡献最大。
  摘冠而证  北宋初,张昭任吏部尚书,和翰林奉旨陶谷同掌选拔。陶谷曾以假言奏事,为能自圆其说,强张昭为之佐证。张昭摘下官帽,指天发誓:“宁不为官,决不妄语欺天!”太祖已平岭南,擒刘鋹,将行献俘礼,时人莫知。张昭已致仕,太祖近臣就其家术问,昭悉授之。礼成,皆晓其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