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报告
新兴艺术区如何独辟蹊径
2013-09-16 09:56   来源:未知   打印文章

 

    展洲国际艺术区艺术家工作室

 

    展洲国际艺术区展厅

    从“穷尽:德国新表现主义艺术展”、“体积的对话”中国当代雕塑展,到“全球艺术品市场收藏与投资”高峰论坛,再到“墨以象外·中美艺术家十人展”……自今年6月正式开园以来,北京展洲国际艺术区便一个活动接着一个活动,高调的亮相吸引了圈内众多艺术家、收藏家的关注。然而,作为国内艺术品市场的中心,北京可谓艺术区林立,798、宋庄、草场地、酒厂……作为“后来者”的展洲国际能否找到属于自己的定位,从中脱颖而出?在一些已经发展得比较成熟的艺术区问题不断显现、矛盾频频发生的现状下,这个新兴艺术区的未来会在哪里?

    定位:“山水田园式”艺术区

    位于北京市房山区阎村镇张庄的展洲国际艺术区,毗邻国家地质公园,北临房山万亩葡萄园,总建筑面积约5万平方米,由北京福展洲文化艺术发展有限公司独资建设,项目总投资额达到1.5亿元。

    谈及建此园区的初衷,展洲国际文化创意产业园董事长杜永安表示,他曾经想把这里打造成一个私人俱乐部,但是有一次到南皋艺术区,看到几位画家朋友多年来坚持在非常简陋的环境下创作时,就萌生了将来条件成熟自己建艺术区的想法。“那些艺术家的作品都很不错,考虑到北京西部,尤其是房山地区并没有大规模的艺术创作基地和艺术休闲园区,我就想在这里建设一个艺术区。”

    长期以来,798、宋庄、草场地等艺术区,已经成为人们在北京观赏艺术展览、普及审美情趣,以及休闲的去处,798艺术区更成为首都北京的一张特殊的“名片”,成为游人如织的旅游热点区。展洲国际艺术区该如何独辟蹊径,找到属于自己的定位呢?“就地理位置而言,上述艺术园区都处在北京东北部地区,相较而言,拥有丰厚文化底蕴的西南部地区却鲜有大规模艺术区。798艺术区建设得比较商业化,租金越来越高,艺术家没有很好的环境创作;宋庄则是一个比较零散的艺术区。”

    分析各方利弊,展洲国际依托地理优势首推了“田园艺术风”的概念,艺术区充分结合了当地的山水田园风光,建筑风格为徽派建筑和西式简约建筑混搭,四合院、复式楼、砚台湖环绕四周。“与艺术家自发形成的798艺术区、宋庄艺术区不同,展洲国际艺术区是一个建设比较齐全完善的艺术区,多项功能合而为一。不仅引进了先进的管理理念,拥有成熟的园区运营机制,还拥有完善的物业管理体制。”杜永安说。

    这个远离市区、充满诗情画意的“山水田园式”艺术区也得到不少参观者的肯定。记者在艺术区探访时,遇到的一些参观者就表示,这里悠然、安静的环境会为艺术家的创作带来许多灵感。“艺术区的展览都是免费对公众开放的,人们在高度紧张的工作之后,周末可以到郊区来感受艺术所带来的轻松与愉悦。”杜永安表示。

    关键:“留得住人”很重要

    “目前国内许多地方都在建设、打造艺术区,但事实上其中很大一部分是打着‘艺术’的幌子来做地产,并没有真正对当地的艺术发展做出什么贡献。”谈及国内各地不断涌现的艺术区,艺术北京总监董梦阳说。“我认为对艺术区来说,最重要的是能够为艺术家提供一个稳定的、能够潜心进行创作的地方,能够解决艺术家困难,留住艺术家。”

    “早期的很多艺术区又被称为艺术村或者画家村,是被城市的高房价和高房租赶出来的艺术家自发聚集而成的。从发展路径来看,早期的艺术区多是自发生成的,而不是人为规划的。但是,当画家村‘升级’为艺术区或者艺术产业园区之后,资本的介入、管理的加强、房租的增加,对艺术家的创作而言,基本上都算不上好事。资本是要求回报的,投资越大,预期回报率越高;管理越全面越完善,束缚越大,艺术家越不自在;工作室房租年年涨,居大不易,艺术家何去何从?”业内专家马健也认为,国内艺术区遍地开花却问题不断的症结就在于大手笔“打造”出来的艺术区往往并不能让艺术家舒适地“待”下去,好心办了坏事。

    为了留住艺术家,展洲国际也下了一番功夫。据艺术区艺术总监黄梅介绍,展洲国际首开先例实行艺术家准入制度,同时设有高端会所、专家公寓、酒店、客房、咖啡厅等高端艺术休闲区域。艺术家创作区由上百个艺术家工作室组成,占地面积达3万平方米,每套面积在100平方米至400平方米不等。在经过园区学术委员会评审后,免费提供给相关艺术家使用。据了解,目前,艺术区已吸引60多位艺术家入驻,主要由学院派画家组成,如中国人民大学艺术学院常务副院长徐唯辛、中央美术学院教授曹吉冈、海军政治部创作室张庆涛、解放军艺术学院油画系主任孙向阳等。除了知名艺术家的入驻外,艺术区还积极支持青年艺术家的发展,挖掘青年艺术家的创作潜力,并将为艺术家打造独特的艺术展览。

    对此,已经入驻艺术区的徐唯辛表示:“与北京其他利用废旧工厂或者仓库零散进行改造后再招商的模式相比,展洲国际文化园区的建设发展思路是系统和有战略眼光的。园区规模大,设施全。除现代化展厅外,客房、会所、餐厅、画库、酒吧、酒窖、各种规格的工作室一应俱全。在北京,能够拿大钱建艺术园区的人并不少,但园区建好不急于招商出租,而是继续投入,做本应该由国家做的事,实属不易。”他认为,这个在北京西南部落成的新艺术园区将会在某种意义上改变北京艺术生态格局。

    未来:学术不可少

    除了为艺术家配置基础的硬件设施,展洲国际还格外重视艺术区的学术建设。目前,艺术区的重要策展人由黄梅、王璜生两位艺术界知名人士担任,此外,艺术区还组建了国际化的顾问委员会、艺术委员会、策展委员会、收藏评鉴委员会、展览资格评审小组。除了邵大箴、贾方舟、杨卫等中国艺术家和评论家外,专家成员还涵盖德国、土耳其、美国的10多位美术馆馆长、艺术评论家、理论家和策展人。杜永安表示,组建学委会能确保艺术区展览的学术品质,还会经常举办丰富多彩的艺术活动,他要把展洲国际艺术区打造成一个中外交流的高端学术艺术区。

    “将艺术田园由概念引向现实,就需要将高端的艺术园区与学术高标准紧密结合在一起,以学术引领园区建设,为艺术发展提供各种便利条件,从事实上推进艺术的发展,这是展洲国际艺术区未来发展的重要方向。”谈及展洲国际的未来,杜永安再三强调了学术的重要性。

    “资本追求的是投资回报率。在这个头等目标面前,艺术往往变得不重要。而且,投资越大,赢利压力越大,越是急功近利。要做到既能留得住艺术家,又能带来经济效益的双重目标,往往是非常困难的。市场成熟的艺术家往往只能以‘候鸟’的身份短期进驻艺术家创作室,市场不成熟的艺术家又往往因为入不了艺术区的‘法眼’而入驻无门。而且,即使入驻,也未必有经济效益。创作地和交易地分离的情况司空见惯。在这种情况下,二者很难兼顾,必须有所取舍。”分析目前国内艺术园区普遍存在的商业与艺术间的矛盾,马健认为,展洲国际艺术区的规划当然很美好,但艺术区已经开始进入市场运营,前期已经投资逾亿元,进入运作阶段后还会有不菲的日常运营开支,如果不做艺术地产,赢利的空间很难让人看清。对于艺术区的未来,马健表示担忧:“倘若长期不赢利,艺术区很难走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