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中生
2013-07-15 15:40   来源:未知   打印文章


 



 
    范中生,河南省濮阳县人,河南省书法家协会会员,濮阳市书法家协会副主席。近几年来他的书风更趋老辣。他的书法作品多次参加省市展览和全省、全国公安机关“卫士之光”展览并获奖,2003年书法作品获“气韵东方—别克君威全国书法篆刻大赛”入选佳作奖,篆刻作品在《人民公安报》发表,2004年书法作品入展“纪念邓小平诞辰一百周年大型书法展览”,国画《梅花》作品入选“全国梅兰竹菊展”,2005年书法作品入展“三晋杯全国公务员书法大赛”。
    于书一道,范中生对米家书风和变法大家康有为的书风迷恋至深。范中生是个典型的性情中人,他在创作中多“以情驭笔,凭性抒发”。他注重调节情感因素,更喜在心情舒畅或朋友相聚小酌后纵情挥洒,所作之书多放中有收,丰富细腻,才情韵致跃然纸上。书体多出自米芾、徐文长及宋、明及清代大家书之气、疾涩从容之态,以强己书之意韵。他深知,行草书若过于流丽妍秀,将有坠人俗格之险。因而,其近作虽也以米芾的笔调作为根基.但那种温婉柔和的成分已被巧妙化却,辅之以时大时小字形,或枯或润的墨色,欹中寓正的取势;外显狂恣但趋内敛的长线,于大开大阖中多了几分持重与苍涩。他往往落笔重按,然后加快节奏,利用锋颖与纸面自然摩擦所产生的墨色变化和线条的质感来表达迟涩与凝重。作品虽时有重笔浓墨,但不伤整体布局,反而能调节整体的平衡。在自然的书写中,他对节奏的掌握又使作品显出一份爽健灵动之感,并间或以“形方势圆”的笔致来打破他行笔圆转的习惯,在平衡中制造一种矛盾,观其线条,若海底潜流,时而激扬,时而平复;飞白处有若老藤绕树,苍键而又不失之于劲韧;收放处,若老汉推车,稳健自如。这种种变化,均是他以情感介入的直接反映。
    范中生以其隶书最见功力,从他这里的两件行隶书来看,他并未单纯地复制前人或克隆经典,而是注重把握古典的气息,在对经典的领悟中,他感受到书法语言特殊的纯粹性和表现力度,同时也萌生了自己的审美理念。而这种审美理念的体现过程在他的书法创作实践中,就是其创作理念逐步发展、成熟的过程。隶书在技术层面上是精到、细腻的,这是一种书法技术美感上的“实”。与创作中作品表现出来的“虚”相较,这部分只要功夫到了就很容易,但往往易使作品缺少激情和艺术感染力。因而,范中生在创作中特别重视对“虚”的经营,这种“虚”体现在整体布白上,表现为空灵雅逸、简静醇和,有隐士之风。
    经过多年审美积淀,范中生在书法创作中的审美趋向也更趋成熟了。正是这种审美趋向,才使他在书法创作中有穷其物理,抒其神韵的可能。其实,清楚自己的创作还需要什么,是搞好书法的前提。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局限,书法创作尤其如此。愿范中生在突破局限中开创出自己的一片新天地。范中生无论是书坛还是印坛,都是佼佼者,在当今浮躁的社会环境下,一般人都不甘坐冷板凳去悉心领悟先贤留下的精髓,因而创作多半苍白无力、徒有其表。范中生对书坛这一现象领悟得很深刻,他努力克眼来自环境的种种干扰,以行动力矫时弊。他致力于传统的解读与发掘,悉心寻找能够与自己的性灵相契合的因子,一点一滴地融化在自己的笔墨中。但同时,他又不忘大胆尝试新,既不怕失败,也不怕走弯路。令他深感欣慰的是,他在书法、篆刻两方面都取得了骄人的成就。他的书法大气不俗,新意迭出;他的篆刻以刀法胜人,重理性与神采的有机结合。范中生学书从汉入手,继而浸淫汉碑及民间书刻,萧散之气跃然纸上。他的创作以米书为底质,参以碑版、“二爨”和汉简笔意,以米之“风樯阵马”糅合碑版恣肆、率意的野趣之美,不求规整求奇崛,劲健中透着凝重。近年来,他又把目光转移至明清墨迹,旨在给自己笔端注入一些细腻和清亮的气息。他近来所作,可见开张有度,使转流畅,已进入“无意于佳乃佳”的境界。但范中生并不想太早定型,过早地确立所谓的“个人书风”,他在创作中不断地调整自我思维,不断提高自身修养,且努力使书风和印风相吻合。他的高明之处在于不拘泥一碑一帖、一家一派,而是广收博取,取精用弘。在选帖标准上他有自己的见解。不因为喜欢而爱不释手,不因为不喜欢而不闻不问。这种“不尽人情”的标准,一来可以使他拥有更为开阔的视野,二来可以培养艺术灵感和对传统的再造能力。在范中生的作品中,看起来处理得漫不经心、随意自然,实际上是匠心独运,结字有诏版稚拙之味,运笔轻盈,不时有行草率意之笔,深受康有为金文创作手法影响,同时还有一些篆刻的构成意味,通篇一气呵成,重的是情趣,在笔法上一改全用主锋的板正规严的创作方式。篆书体式兼含行书笔意。是见性情、显功夫的创作。